墨西哥糖消费下降:税收、疫情或其它?

媒体  泛糖科技日期  2021-09-09 09:25阅读量  91 作者  嘉利高Czapp

微信图片_20210909085055.jpg

核心观点

2020年的墨西哥糖消费量下降至 2014年以来的最低水平。

软饮料和其他非酒精饮料的销量在新冠肺炎疫情袭击墨西哥之前就已下降。

因此,需求的下降不能完全归因于新冠肺炎疫情;这里面的影响因素很多。


微信图片_20210909085227.jpg

墨西哥的糖消费量在 2020年降至自 2014 年以来的最低水平,人均消费量与之同时下降。但墨西哥的软饮料和其他非酒精饮料的销量早在2020年1月疫情爆发之前就开始下降。这表明糖消费下降不能完全归因于 COVID-19 的影响。

为了更好地了解需求下降的原因,并对未来的糖需求进行展望,我们将研究过去十年中在消费趋势和糖需求方面发挥作用的因素。


墨西哥的消费者行为?

从历史数据来看,墨西哥的总糖消费量显示自 2004以来逐步下降。

微信图片_20210909085231.jpg

墨西哥糖消费

有趣的是, 2004 年以来,人均糖消费量出现了较为明显的下降,这表明今年的总的糖需求可能达到峰值。在未来几年,人均需求应维持在 35公斤左右。

微信图片_20210909085234.jpg

墨西哥人均糖消费量

有几个因素可能导致糖消费减少,其中包括甜味剂使用量的增加;2014 年开征的糖税;健康教育运动以及 COVID-19 封锁措施的影响。


糖是否被果葡糖浆所取代 ?

糖需求下降的一个理由是,消费者越来越多地购买使用人工甜味剂的产品,比如高果糖玉米糖浆 ( HFCS) ,而不是糖。数据显示,果葡糖浆的消费从 2003年开始稳步上升,尽管这也在 2011年达到峰值,此后有所下降。

墨西哥生产的果葡糖浆很少,这意味着其主要来源是从美国进口。墨西哥的美国果葡糖浆进口量自 2011年以来下降,但每年仍超过80万吨。2020年的进口量是自 2010年以来的最低水平,仅为 84.2万吨,乍一看, 疫情似乎影响到了对果葡糖浆的需求。然而,2021年的第一季进口数据显示,需求仍在继续减少, 2021年第一季进口只有165207吨, 同比下降 18% ,甚至低于第二、三、四季的进口量。这一信息表明,早在 2011年,墨西哥对含糖或甜食饮料的胃口就已经开始消退。

微信图片_20210909085239.jpg

墨西哥从美国进口果葡糖浆  来源 : USDA 糖和甜味剂年鉴


软饮料需求达峰后在下降 

可口可乐在墨西哥的市场渗透率最大。在 Kantar 最近进行的一项调查中,可口可乐获得了 1529 个消费者积分,是最接近的竞争对手拉亚的两倍多,比软饮料制造商百事可乐公司高出六倍以上。来自可口可乐 ( Coca-Cola ) FEMSA 的销售数据显示,自 2018以来,该集团的销量有所下降。

微信图片_20210909085242.jpg

可口可乐 ( Coca-Cola ) FEMSA销量  注: *1 单元指192安士成品( 24 x 8安士)

2020 的第三和第四季度出现大幅下降,这可能与该国的 COVID-19 限制有关。前几年唯一可比的第三季度下降发生在2017年,当时普埃布拉州、瓦哈卡州、恰帕斯州和格雷罗州遭受了多次里氏8.1级的地震袭击,使全国遭受破坏。

微信图片_20210909085246.jpg

软饮料销售的变化

来自统计机构 INEGI 的数据显示,这一现象不仅仅局限于可口可乐 FEMSA。早在2020年1月,软饮料销量就大幅萎缩,2020年全年销量继续萎缩。尽管这表明COVID相关限制确实对销量下降起到了一部分作用,但这并不能完全解释早在1月份需求下降的原因,表明有更多的因素在起作用。


2014年实施糖税

2014年,墨西哥当局通过了每升1比索的含糖饮料(SSB)糖税,价格上涨了10%。该税(IEPS)随后在2019年提高到每升1.17比索,2020年再次提高到每升1.27比索。

这种税收的有效性是有争议的。有的研究已发现该税有效降低了含糖饮料的消费量,记录了 2014 年被征税的含糖饮料的销售额平均下降了 6.1% ,并在较低的社会经济家庭中下降了 9% 至 17% 。在含糖饮料销量下降的同时,研究人员还注意到,包括水在内的未征税饮料的购买量增加了 4% 。然而,应当指出的是,这一特定观测研究仅涵盖 2014年 ,而且缺乏对这一时期之后消费行为的研究。

2020年3月发表的另一项研究报告发现,含糖饮料税对高糖摄取者无效,对老年人口的影响较小,无法在大幅减少糖摄入量方面取得成功。在英国进行的另一项短期研究发现,对一家连锁餐厅的含糖饮料征收0.10英镑的税确实减少了饮料的消费,尽管此举还与菜单上的明确标签和广泛的媒体宣传相结合。2011年,丹麦对脂肪征收了类似的税,但仅仅15个月后就放弃了,有证据表明,消费者要么在预算中吸收了其他成本,要么选择了更便宜的同一产品版本。

可口可乐FEMSA的销售数据显示,从2014年至2016年,在2018年销量开始下降之前,销售额有所增长。然而,应该指出,这些数字包括所有软饮料,而不仅仅是含糖饮料。


墨西哥政府鼓励减少糖分摄入

作为含糖饮料税的一部分,政府已展开广泛的宣传运动,打击糖分摄入。该运动直接将糖摄入量与 2 型糖尿病关联起来。

墨西哥自治首都大学 ( UNAM) 研究员进行的一项研究发现,2011年,政府关于糖尿病主题的健康广告"几乎不存在"。研究还发现,现有的广告在提供健康信息或建议方面是无效的。

2012年,食品健康联盟在墨西哥城发起了一场关于公共交通的广告活动,以警告肥胖和糖尿病的风险。2014年,政府还开始限制针对幼儿的含糖饮料和小吃的电视广告。2016年,食品健康联盟发起了另一项名为"不要伤害你的心"的运动,在公共交通、广告牌和社交网络上刊登了醒目的广告。

最近,墨西哥政府高级官员,包括总统安德烈斯·曼努埃尔·洛佩兹·奥布拉多,再次瞄准软饮料。预防和卫生促进部副部长雨果·洛佩兹-盖特尔将COVID-19疫情的影响归咎于该国的食糖消费。


2014/15榨季的水利基建的私人投资增加 (之后开始下降)

2014年,墨西哥总统是恩里克·佩纳·涅托,他的竞选纲领侧重于将私营部门列入更多的公共基础设施项目。2014年,总统制定了2014-2018年国家基础设施计划,其中包括初步投资182亿比索,以加强该国的水利基础设施。

微信图片_20210909085253.jpg

水利基础设施的私人投资

由于对水利基础设施的投资增加,全国各地的供水条件也不断改善。到2020年,43%的人口能够获得安全管理的饮用水,99%的人口至少可以获得基本饮用水。这意味着增加了574万的墨西哥人能够获得安全管理的水,还有增加了1210万人能够获得基本用水。安全管理的饮用水是指位于场所内的饮用水,可在需要时提供,无污染。基本饮用水是一个位于30分钟的往返路程的改善的水源。

2014 年含糖饮料税的一些收益也被用来增加安全水源。

微信图片_20210909085258.jpg

墨西哥饮用水供水情况

墨西哥缺水地区通常显示软饮料消费量较高。2019年,相对较缺水的恰帕斯州南部和南部边境多学科研究中心(Cimsur)的一项研究显示,居民的糖摄入量高达每人每年821升,是全国平均水平的5倍多。

综上所述,美国居民每年的饮酒量估计约为100升,而全球人均年平均饮酒量仅为25升。水供应的增加可以解释2020年糖摄入量下降的部分原因。

微信图片_20210909085301.jpg

按州统计的饮用水覆盖率


疫情限制措施有一定影响

虽然很难衡量COVID-19限制对糖的消费量的影响程度,但就业数据可以衡量社会环境中对食品和饮料需求的下降。在关键的酒店行业,包括快餐准备,厨师,调酒师和服务员,就业数据月月下降,年年下降。

2020年3月墨西哥开始出现疫情时,堂食的数量也急剧下降,4月份由于实施封锁而降至零。到2021年4月,堂食的数量才再次超过2019年的水平。2020年达到的最高水平是在9月和10月,当时的餐饮数量比2019年的水平低15%左右。

微信图片_20210909085305.jpg

墨西哥堂食 – 临时客户和预订客户


家庭内消费弥补外出消费损失

数据咨询公司Kantar的数据显示,2020年第一季度,墨西哥是少数几个家庭零食和非酒精饮料消费增加的国家之一,这弥补了家庭外消费的减少。虽然外出消费同比下降10%,但家庭消费却增长了15%。

在研究中所衡量的所有国家中, 8% 的家庭消费增长远不能抵消掉 26% 的外出消费下降的影响。

微信图片_20210909085311.jpg

欧洲和拉美的外出消费出现双位数下降的原因在于疫情

OOH: 外出消费 | IH: 居家消费


根据Kantar的说法,像墨西哥这样的国家更可能以零食为导向。此外,在墨西哥,社会经济的趋势也随处可见。收入最高的家庭遵循了隔离措施,2020年头9个月,零食和非酒精饮料下降了18.9%。相比之下,社会经济底层的消费仅下降 0.3%。

微信图片_20210909085330.jpg

但是,尽管与外出消费相比,制造商和零售商在家庭消费的加权平均销量贡献的用糖量略高,但户外消费的卡路里数量要高得多。外出消费平均每餐消费略高于350卡路里,而家庭消费每餐约为150卡路里。


糖业应该关注哪些发展 ?

从长远来看,消费的下降很可能要归结于围绕含糖饮料税的教育/宣传运动。尽管在减少糖消费方面,征税被广泛认为是缺乏成效的,但伴随该税项而来的激烈教育/宣传运动似乎很有效。这意味着政府今后试图管制糖的摄入量可能会进一步影响墨西哥的食糖需求。

台面上还有几项与糖消费有关的新立法。首先是禁止向儿童销售含糖零食,这一禁令已经在该国南部一些州生效。现在正在考虑全国推广。

第二个是去年年底生效的新标签法。根据该准则,禁止向儿童销售图纸和动画人物。包装中还必须包含大的黑色警告标签,告知脂肪、糖、卡路里、甜味剂和咖啡因的存在以及产品的加工程度。

微信图片_20210909085335.jpg

新标签法规指南

值得注意的是,当智利通过这些要求的同时,智利还出台了一系列旨在减少含糖饮料摄入量的其他食品法规,前18个月,含糖饮料的消费量下降了近25% 。在英国,红绿灯标签系统很可能是导致最近几年人均糖消费量下降的因素之一。

微信图片_20210909085339.jpg

(责任编辑:troy)

        免责声明:本文系本网编辑转载,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本网联系0771-8062446 ,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