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报告】我国白糖市场多糖源竞争格局及影响分析(上篇)

媒体  泛糖科技日期  2021-04-20 15:14阅读量  323 作者  泛糖产业研究

前言:2006年1月6日,白糖期货在郑州商品交易所上市,而后期货价格逐渐成为国内白糖购销定价的重要参考指标。由于期货与现货市场的价格影响因素并不完全一致,使得二者走势经常出现阶段性背离。尤其是2020年,食糖进口配额外关税降低与数量管控措施放松,进口糖数量大幅增加到历史极值;同时液体糖浆、预拌粉等白砂糖替代品进口量也突然猛增,使得国内食糖市场发生结构性转变。白糖现货与期货市场相互影响,本文通过对国内白糖现货市场多种糖源的竞争格局演变进行分析,延伸至对白糖期货合约定价影响因素转变的探讨,以期为糖业界提供白糖市场研究与投资提供更多的参考。


1 我国糖市多糖源竞争格局演变

1.1国产耕地糖

根据农业农村部数据,2015-2019年我国食糖消费年均值1530万吨,国产糖量年均值为1008万吨,年消费缺口500万吨左右,如图1。近年来,国内食糖消费量虽增速放缓,但仍处于持续增长阶段,进口糖成为补充国内消费缺口必不可少的一部分[1]。

图1 国内食糖产销及缺口(单位:万吨)

 image.png

数据来源:农业农村部

国产耕地糖分为北方甜菜糖与南方甘蔗糖,以各产区地域不同,甘蔗糖分为广西糖、云南糖、广东糖、海南糖等,甜菜糖分为新疆糖、内蒙糖等。各地区因自然资源禀赋不同,制糖周期与生产成本略有差异,由于所处区域位置不同,其辐射的销售市场范围也不尽相同。

过往的年份,广西糖主要销往广东、福建、上海、江苏、浙江、山东等沿海区域及河南、河北、湖南、湖北等内陆区;云南糖的主要销售市场为四川、甘肃、陕西、重庆、贵州、湖南等邻近省份;广东糖主要以本省内及周边区域销售为主。甜菜糖方面,新疆糖销往到陕西、甘肃、青海、四川、河南等省份;内蒙糖销往到东北三省、山西、陕西、河北、河南一带,如图2。从地图上可见,各类国产糖源的销售市场仅在小部分区域交叉,在不重叠的绝大多数区域内拥有各自相对垄断的地位。主销区的错开,有利于保持着整体销售的稳定,久而久之,各区域的用糖终端也形成了不同的用糖习惯与喜好[2]。 

图2 中国各主产区食糖销售流向

image.png

1.2加工糖

竞争格局的转变源于加工糖的崛起。中国2001年加入WTO时针对糖业的开放做了承诺,内容是食糖进口配额在5年内递增至194.5万吨,进口糖配额内关税为15%,配额外关税为50%。据海关数据统计,2001年至2010年的10年间,我国食糖的年度进口配额几乎都没有用完。2011年开始,国内进口原糖精炼产能的快速增长彻底改变了国内市场的供应结构,精炼糖企业逐渐占据沿海主要销区,如东北、华北及华中等长江以北的用糖终端与贸易商[3]。

图3 我国食糖年度进口量(单位:万吨)

image.png

截至2020年底,我国共有原糖加工厂19家,分布于辽宁、河北、山东、江苏、福建、广东、广西、内蒙几个省份,其中以加工原糖产出白砂糖的加工厂15家,同时加工甘蔗、甜菜与原糖工厂4家,合计年产能约1200万吨,如表1。

表1 国内加工糖糖厂年加工能力

 image.png

数据整理:泛糖科技

加工糖的销售价格与进口成本关系密切,而进口成本与国际糖价、进口关税直接相关,同时配额管理制度直接限定了加工糖原料的供应量[4]。2020年5月22日以后,我国食糖配额外进口关税恢复至50%直接大幅度降低了进口成本,7月份开始,食糖配额外进口转变为备案制,进口量的管控变得更为宽松。

进口成本下降后,加工糖售价较国产糖更有优势,“价廉质优量大”的加工糖南下跨过“长江分割线”,全面占领沿海销区,甚至在广西钦州港都能看到加工糖销售。2020年,我国食糖进口达527万吨,逼近广西产糖量,在此背景下,国产糖市场份额萎缩明显。

1.3液体糖浆与含糖预拌粉

白糖现货市场的竞争格局演变并没有就此结束,国内甜味剂市场迎来新的竞争者——液体糖浆。2020年我国糖浆进口量为107.96万吨,远高于2019年万吨16.7万吨,增幅647%,如图4,糖浆进口成为改变国内糖市供给平衡的关键变量[5]。糖浆较国产糖、加工糖的性价比将更加突出,越来越多用糖终端开始了解并使用糖浆,糖浆对于白砂糖的替代主要在冰糖厂的原料、含糖饮料及部分食品等领域。过往国内冰糖厂原料以国产白砂糖及绵白糖为主,2020年已全部由替换成糖浆,糖浆挤压国内市场,延缓了陈糖的清库时间,于是出现了2019/20年榨季的国产糖到2020年12月份才全部清库的情况,缺少了冰糖厂等重要销售终端,国产陈糖清库过程十分艰辛。

图4 2019年-2020年糖浆月度进口量(单位:万吨)

image.png

数据来源:海关总署

我国自东盟国家进口的糖浆在2021年依然维持零关税税率,这意味着低价糖浆对于白砂糖市场的替代还会继续延续,终端使用糖浆的习惯一旦形成很难更改,除非糖浆的价格大幅上涨,不再具备比较优势,否则白砂糖销售市场有可能进一步被侵占[5]。除食品厂使用糖浆之外,也开始有加工糖和国产制糖厂开始尝试使用糖浆为原料生产白砂糖。

根据2021年海关关税调整,对于原税号为17029000拆分为三个子目:税号17029011“甘蔗糖或甜菜糖水溶液”;税号17029012“蔗糖含量超过50%的甘蔗糖、甜菜糖与其他糖的简单固体混合物”,也就是通常说的“含糖预拌粉”;税号17029090“其他固体糖及未加香料或着色剂的糖浆、人造蜜及焦糖”。在2021年1-2月三个子目的商品进口量如下表:

表2 税号1702下的子目月进口量(单位:万吨)

 image.png

数据来源:海关总署

得特别注意的是,2020年1-2月,税则号列17029012“蔗糖含量超过50%的甘蔗糖、甜菜糖与其他糖的简单固体混合物”,也就是通常说的“含糖预拌粉”,进口量为分别为550.16吨与2450吨,呈逐月快速增加趋势。现到岸的含糖预拌粉多为88%白糖与12%葡萄糖混合物,部分预拌粉含白糖比例可达95%甚至更高,港口报价较白砂糖低。

1-2月含糖预拌粉进口来源为泰国与缅甸,按照现行关税税则,从东盟地区进口含糖预拌粉(税则号列17029012)执行协定零关税税率。在液体糖浆进口减缓后,含糖预拌粉的销售渠道快速建立,并且向用糖终端延伸。由于白糖含量特别高,基本可以将含糖预拌粉认定为白砂糖有效替代品,在现行进口政策下如不加以管控,该类商品或将再次影响国内白糖市场正常价格秩序。

由于疫情防控需要对边境严格管理叠加国家打击走私的高压态势,走私糖的流入急剧下降,让出一定市场份额。

至2021年第一季度末,我国白糖市场由不同区域国产糖、加工糖、液体糖浆、含糖预拌粉等品类共同构成的新时期多糖源竞争格局初现雏形。

2 多糖源博弈下,国内糖价复杂多变


......(未完,敬请期待下篇)


参考文献

[1] 刘晓雪,田冰,白晨.我国糖料产业发展特点、问题与趋势[J].中国糖料,2019,41(02):47-51+2.

[2] 赵长和. 我国食糖进口贸易的大国效应研究[D].中国农业科学院,2017.

[3] 彭剑波,刘玲.进口保障措施背景下我国食糖产业面临的机遇与挑战[J].对外经贸实务,2020(03):42-45.

[4] 武奋超. 中国食糖超配额进口影响因素研究[D].华南农业大学,2017.

[5] 刘晓雪,王慧娟.我国糖浆进口激增的成因、影响及对策[J].甘蔗糖业,2021,50(01):96-101+2.

(责任编辑:Sylvia)

本文内容属本网原创,内容版权均为本网所有,若您需要引用、转载,请务必注明来源及原文链接,如涉及大面积转载,请与我们联系0771-8062446 ,获取授权。本站内容欢迎分享,但拒绝有商业目的的转载!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