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安期货0510-0514:山穷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聚焦巴西新榨季

媒体  泛糖科技日期  2021-05-19 14:22阅读量  65 作者  永安期货农产品研究中心

北半球20/21榨季食糖生产基本落下帷幕,全球焦点重回巴西,巴西4月正式步入21/22新榨季。巴西新榨季的减产预期,给国内白糖平静的盘面带来了希望。全球糖价能否柳暗花明取决于巴西新榨季产量。本文聚焦巴西新榨季,探究巴西能否撬动全球糖价。

巴西天气干旱,预估甘蔗压榨量下降

1.天气偏干

巴西中南部地区雨季干旱,从20年10月至今年4月,降雨严重缺乏,累计降雨量较去年同期下滑26%,较10年同期均值下滑36%。

image.png

天气干旱或造成单产下滑。回顾历史, 13年12月-14年2月,降雨稀少,14/15榨季单产始终处于低位。18年4月-6月,天气干旱,单产断崖式下跌,从入榨期初的相对正常滑落至近几年最低位。今年的干旱持续时间更长,干旱程度更甚,对甘蔗势必有一定程度的损害,但具体影响几何,目前尚没有明确的数据验证。

image.png

2.预估甘蔗压榨量下滑

刚刚结束的20/21年度,巴西中南部地区甘蔗压榨量6.05亿吨,食糖产量达到创记录的3846万吨。

新榨季有减产预期,随着干旱的持续,市场对甘蔗压榨量的预估也在下降。有机构预估巴西中南部地区21/22年度甘蔗压榨量或降至12/13年度以来最低水平。如下表所示,目前甘蔗压榨量公开最低预估值为丰益国际的5.3亿吨,对应食糖产量3100-3300万吨(制糖比例不一样),其他机构的甘蔗压榨量预估值或多或少都有下降,但制糖比例预估相对较高,食糖产量预估均在3500万吨以上。

image.png

3.开榨推迟,开局不好,充满变数

巴西中南部榨季长,站在榨季伊始估测产量,误差或较大。但从新榨季的生产数据看,压榨不尽如人意。

巴西中南部4月正式步入新榨季,但3月份的压榨也可视为新榨季生产的开端,3月份压榨量667万吨,自15/16年度以来的最低压榨量,整体开榨迟缓。4月上半月的数据同样如此,甘蔗压榨量1563万吨,同比下降30.57%,制糖比例38.55%,同比下滑1.6%,食糖产量62.4万吨,同比下降35.75%。甘蔗压榨量同比减少,制糖比例也低于预期。后期继续跟踪巴西高频生产数据。

image.png

巴西乙醇供需紧张,支撑糖价

1. 巴西乙醇供需紧张

21/22年度巴西乙醇结转库存22亿升,中南部甘蔗乙醇产量预估258亿升(按普氏3月预估量,甘蔗压榨量5.9亿升,制乙醇比例54%,属于市场预估上沿),玉米乙醇预估20亿升,东北部乙醇预估20亿升,则乙醇总产量为298亿升。国内消费预估305亿升,净出口预估15亿升,如此预估,平衡表刚好配平。从初步平衡表来看,供需非常紧张,需要通过价格刺激生产或者抑制消费。

image.png

目前圣保罗地区有水乙醇和汽油比价为71.2%,季节性高位。在此比价,使用汽油比使用有水乙醇划算,有水乙醇的价格达到了抑制需求的水平。从4月上半月有水乙醇国内销售看,有水乙醇内销同比增加15%(去年疫情),还没看到消费端的抑制。不过从时间上看,4月有几周比价在70%以下,5月初重新回到70%以上,消费端的抑制或有迟滞。

从抑制需求的角度看,有水乙醇逆季节性创新高,有水乙醇汽油比价逆季节性站上70%。乙醇价格继续上涨的内生动力减弱。观测后期的消费数据,看消费减少的程度。

image.png

2.美乙醇涨势如虹

自疫情低点以来,美国玉米乙醇和巴西甘蔗乙醇一路上涨,近期更是涨势如虹。从绝对价格看,美乙醇表现更强,美乙醇相对巴乙醇升水扩大。美乙醇价格对巴西乙醇有拉动作用,从外部驱动看,美乙醇涨势不停歇,巴乙醇或难言弱。

image.png

3.糖醇价差缩小

随着乙醇价格的拉升,乙醇平价涨至17.5美分/磅,糖醇价差缩小。市场开始怀疑新年度巴西的制糖比例。从比价上看,乙醇价格支撑糖价。

image.png

 巴西减产VS北半球产量恢复

1.巴西减产的环境:北半球产量恢复

供需上看,巴西减产是确定的,但减幅不确定,同时下年度北半球预期产量增加,糖价要看减产的幅度。3500万吨的平淡减幅,在没有北半球共振的情况下,或托不起全球糖市。但如果减幅更大,3300万吨、或者3100万吨,则见希望。

image.png

2.市场需要巴西糖

物流上看,泰国20/21年度产量创10年新低,可供出口量继续减少,跟巴西20/21年度一样,市场仍然需要巴西糖。在甘蔗压榨量不确定的情况下,制糖比例需要继续向糖倾斜,以满足全球市场的需求。所以,糖价相对乙醇价,需要更有吸引力。

image.png

3.印度糖的压力

截止4月30日,本年度印度已产糖2991万吨,预期食糖产量3100万吨,同比增产358万吨。为转移国内食糖库存,印度补贴食糖出口,数量600万吨。目前出口步伐稳定,已签订500万吨糖出口合同,已发运430万吨,预期糖厂能提前三个月,即在6月底实现20/21年度600万吨糖的出口目标。

本年度,在600万吨出口之后,印度结转库存仍有近1000万吨。目前没有对印度今年季风雨的预期,如一切顺利,印度下一年度或依旧丰产。这种背景下,18美分/磅之上,或能刺激印度更多的出口。糖价的压力即在此。

image.png

外盘定价,国内跟随

本年度国内基本定产,约1065万吨,同比增产33万吨。从近几年的产量来看,产量波幅不大,相对稳定。而随着进口政策的转变,进口糖上量。20/21年度,期初库存54万吨,产量1065万吨,市场进口预估555万吨,走私+糖浆预估60万吨,储备投放约73万吨(包含古巴糖),则总供应为1807万吨。需求端,国内消费1540万吨,出口18万吨,总需求1558万吨。国内累库249万吨。

从国内平衡表看,国内自身没有驱动,靠外盘定价,外盘强,拉动进口成本上升,国内才有空间。伴随进口政策的放松,内外价差逐步收缩,近期在巴西减产预期刺激下,已接近盈亏平衡点。这种情况下,内外联动加强,国内跟随外盘。

image.png

综上所述,全球焦点转向巴西,巴西步入新榨季,天气和乙醇都支撑糖价,糖价易涨难跌。后期继续关注巴西天气发展和巴西产量兑现,如超预期减产,糖价或有想象空间;如减产平淡无奇,原糖或区间震荡,印度不补贴出口价仍有压制。而国内则跟随外盘波动,难有独立行情。

(责任编辑:vdivcs)

免责声明:本文系本网编辑转载,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本网联系0771-8062446 ,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联系我们